手机扫码继续阅读

手机阅读混世小神棍

混世小神棍

首页 > 其他 > 混世小神棍

第二千五百九十三章 诡异的平和(1/1)

收藏网址下次继续看:"applexsw.com"。

第二千五百九十三章 诡异的平和

逝者如斯。

刘禹涛留在卡塔族已经超过了一年,他参与了整个粮食的种植过程,从松土插秧到收割,但始终没有找到这些作物充满了生命力的原因。

在这个过程之中,刘禹涛也认识了不少的卡塔族的人,在生活之中,他发现这些人很淳朴,虽然拥有强大的力量,却一点也不愿意与人争斗,一旦有什么冲突,喜欢聚集起来,在他们的神灵面前进行辩论,然后投票进行表决。

这是一个充满了知性的种族。

与整个仙界强者为尊的基调格格不入。

一整年,刘禹涛可以说是一无所获,他没有找到这个族群的秘密,自然也没有找到突破自身的方法。

然而,这一年,刘禹涛的心境却是平静了下来,他每天按照卡塔族的作息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单调乏味,但却有一种平和的力量。

刘禹涛作为强大的圣者,是可以不眠不休的,但他身处在这种环境之中,却也是受到了卡塔族族人的感染,每天就是将心思放在了耕种上,他圣者的强大力量,也得到了卡塔族的认同,就像当初的吕俊一样,如今的刘禹涛,也被卡塔族接受。

这一天,在劳作之后,刘禹涛又一次跟吕俊聚在了一起,他们每天都会探讨,试图去解开这个卡塔族的秘密,也只有这个时候,他们才能够真切的感受到自己圣者的身份,而不是一个简单的卡塔族人。

“刘禹涛,怎么样?”吕俊笑着问道,这一年的时间,他总是以这个问题作为开场。

而刘禹涛,也一如往常地摇了摇头。

他们已经习惯了没有收获。

“这卡塔族,有种神秘的魅力,我在这里过着这样的生活,却一点也不怀念之前作为圣者的日子。”吕俊笑着说道。

“确实如此,将精神集中在耕种之中,心灵仿佛接受了洗涤。”刘禹涛点头道:“那种平和的感觉,说不上愉快,但却有种让人安定的力量,就想一直如此,不愿意改变。”

     “也许,这就是卡塔族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改变的原因。”吕俊笑着说道:“那种感受,我觉得有点像是即将突破的时候的心境,天地合一,整个人的精神意志都能够得到升华。”

“我也有这样的感觉。”刘禹涛说道。

……

这样的对话,刘禹涛和吕俊不知道已经进行了多少次了,但每次的讨论结果都是一样的。

没有收获。

即便是刘禹涛,在这里居住了整整一年,他也感觉不到卡塔族那种神秘力量的来源,唯一能够知道的,就是卡塔族的人心境平和,不喜欢诉诸武力。而这里的植物,有着极其旺盛的生命力,而且让种植和食用的人受到感染,产生平和的心态。

还有的,就是这里不受轮回法则种子的监督。

这三点信息,却无法联合起来,无法指示一条明确的道路。

“那个神灵,你还有再去看过吗?”刘禹涛问道。

吕俊摇了摇头。

“不过,也应该没有关系。”刘禹涛自己否定了自己的猜想。

一筹莫展。

能够得到的信息似乎很多,但却又各自独立,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,但却又无法用刘禹涛曾经有过的知识来解释。

“卡莉答应我,要带我去书馆了。”刘禹涛说道。

卡莉,是卡塔族之中的一员,是一个美丽的少女,因为偶然的关系跟刘禹涛攀谈起来,这个美丽的少女跟其他卡塔族成员很不一样,她拥有着强烈的好奇心,知道刘禹涛和吕俊是外来人之后,就一直找机会跟刘禹涛聊天。

在跟刘禹涛聊天的过程之中,卡莉了解了很多的外面世界的事情,十分向往外面的世界。

但是,当刘禹涛邀请卡莉出去伏俞域游玩的时候,卡莉却是拒绝了,她并不愿意离开,也没有透露原因。

一来二去,卡莉和刘禹涛熟悉了,后者也通过前者知道了卡塔族有一个书馆的存在,但这个书馆不是一般人能够进去的,只有每年秋收之后,才会有机会开启,而每次能 能够进去的人也很有限,需要排队。

今年,就轮到了卡莉一家。

卡莉的父亲对书馆一点兴趣也没有,很爽快的就将这个名额让给了刘禹涛。

一个族群的历史文化知识,很多时候就代表着这个族群的一切。

刘禹涛自然是想进去看的。

事实上,凭着刘禹涛的本事,在知道了这个书馆之后,他根本不需要那什么名额,只要他想,即便是他把整个书馆都给搬空了,恐怕整个卡塔族都依然一无所知。

但不知道为何,刘禹涛在内心里面抵抗这种做法,尤其是他在这里居住的时间越长,就越有一种想要融入这个族群,在这里平和度日的想法。

强烈的宛如本能。

这其中的原因,刘禹涛也曾跟吕俊探讨过,结论就是他们的心境被这里的某种神秘的力量给影响了。

但是,这种力量的存在难以确认,也都只是猜想而已,他们很难进行区分,究竟是自己是真心想要这么做,还是受到了某种力量的影响。

这种力量,宛如一种神秘的运转规则,让刘禹涛想起了自己还在俗世,还是一个修为低下的修者的时候,那时候的天道,也是在用一种神秘的力量来影响他。

“希望里面有答案。”吕俊苦笑道。

刘禹涛感受到的一切,吕俊自然也清晰的感受到,他觉得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控制着他,左右着他的一切,包括他的心情。

“回去了。”刘禹涛笑着说道:“今天我们依旧没有得到答案。”

“凡人论天道,本来都是唯心的,无法得到答案,也是自然。”吕俊说道:“你什么时候去书馆?”

“三天后。”刘禹涛说道:“秋收已经快要结束了,我本可以现在就强行突入书馆,但不知道为什么,我一点兴致都提不起来,只觉得按部就班,等三天之后就很好。”

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没有必要着急。”吕俊笑着说道。

两人对视了一眼,都从这种平和之中感受到了一丝的诡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