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扫码继续阅读

手机阅读混世小神棍

混世小神棍

首页 > 其他 > 混世小神棍

第二千五百九十六章 打开的方式不对(1/1)

收藏网址下次继续看:"applexsw.com"。

第二千五百九十六章 打开的方式不对

刘禹涛站在原地,脑海之中的念头纷纷闪过。

他思考过很多种可能,但每一种都只是猜测,找不到证明的证据。

“只能是先找到一个最可能的答案。”刘禹涛自语道:“如果最可能的是习惯,也就是常识的不同,那么,只要仔细观察,就能够从现在这个情况之中找到的方法了。”

刘禹涛闭上了眼睛,他回忆起之前跟卡塔族的人们聊天的时候,他们对于书馆的描述。

“秘密,一定就是藏在了无法表述上面。”刘禹涛自语道。

卡塔族人热情好客,对刘禹涛没有敌意,他们既然同意刘禹涛进来书馆,那就没有理由去隐瞒关于书馆的信息。

而刘禹涛在询问书馆信息的时候,那些卡塔族人却是几乎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。

那么,综合这两点,可以证明他们不是不愿意说,而是无法说。

信息的存在,未必就是用语言来进行表达的。

比如修者的领悟,那都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,如果要让刘禹涛用语言来描述他修炼的领悟,那也是一样做不到的。

那么,这里的书籍很有可能也是如此。

语言,本来就无法完全准确的表达出想要表达的内容。

打个比方,一个人说“很热”,那么,这个温度究竟是达到了什么程度?

在俗世的话,会有专门的计量单位来进行描述,但这些计量单位是建立在大量的基础知识储备之上的,也就是说,没有进行大量的基础教育和实践,单纯认识文字,那是无法传递知识的。

一个人要理解“很热”究竟有多热,那么就必须亲身去感受各个摄氏度的具体感受,然后在这个基础上,加上文字描述的温度数字来进行理解。

这种理解,是不完全的。

毕竟大部分人都无法进行那么多的实践,能够传递出来的信息,也就是模糊的,不精准的。

而这还是客观描述的情况下,一些主观的词汇,差别就更大了。


比如文字上的美女,那么在每个人的眼中,审美的模样也是各不相同的,究竟哪一个更美,哪一个才更加符合文字上对于美女的描述,那几乎是个死局,没有辩论出答案的可能性。

基于这些原因,文字既然是不精准的,那么就很有可能有另外的一种传递方式来进行传递。

俗世之中的蝙蝠,就是利用超声波来进行交流的,对于卡塔族,肯定也有着其他的交流方式。

“难道是卡塔族族人的特殊器官?”刘禹涛苦笑一声,但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,无论是任何的特殊器官,那都是通过一定的能量波动来进行传递的,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。

圣者洞察能力极高,没有理由无法察觉这些能量交换的。

“一定是更加简单的办法。”刘禹涛思考着,他将手里面一本书拿了起来。

书的封面上,写着某种卡塔族种植的植物的名称。

很显然,这是一本教导种植知识的科普书,这种书,没有理由进行加密,起来也必然是很方便才对。

刘禹涛拿着书,翻来覆去的研究着,但始终是没有找到什么特别的地方。

“卡塔族族人觉得简单而且理所当然的方法,我为什么就找不到?”刘禹涛眉头紧皱。

刘禹涛提醒自己,所有卡塔族人都会的方法,绝不可能复杂。

相反,是很简单并且理所当然的。

若不然,他在进来之前,卡莉就一定会告诉他如何去。

简单!

很简单!

理所当然的事情,就像是喝水一样,即便是有异国他乡的人来到自己这里,也不会有人去教导客人如何去喝水。

“闭上眼睛?”刘禹涛脑海里面猛然间闪过这个念头。

看书是要睁开眼睛,去其中的文字,但如果这些书本里面存在的信息,不是文字,那么,闭上眼睛也许是一个很好的办法。

这个也足够简单!

刘禹涛拿着书本,立即就是闭上了眼睛,耐心地等待着。

等了一会, ,发现没有什么反应之后,刘禹涛就是打开书本,翻到了第一页的位置,继续闭上了眼睛。

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“不对了吗?”刘禹涛舔了舔嘴唇。

虽然这次的尝试失败了,但刘禹涛却本能地觉得这种方法是可行的,只是还差了一点什么而已。

“如果是简单的信息来源,为什么要做成书本的样子?”刘禹涛问自己道,这些书本的设计,本身跟俗世的书本就很相似,信息的记载,也定然是平均的安插在里面的。

如果只是简单的信息储存,那么就不会做成这样子一页页的模样,而是如同U盘一样,去储存信息,做成可以被保护的一整块。

当然,信息储存的物品,是需要特殊的工具进行读取的。

但圣者的修为,可以转换任何的能量表现形式,也就是说,就凭刘禹涛现在的修为,拿到了俗世之中的光碟之类的东西,不需要播放器,仅凭自身能量对于光电的模拟,就能直接在脑海里面读取光碟的信息。

“卡塔族人不可能有这种修为,他们很多人连金丹都还不是。”刘禹涛摸了摸鼻子,他的目光忽然间集中在书本的页面上。

能量不强大,也许太过难以察觉了?

刘禹涛翻开了书本,将自己的手放了上去,轻轻地去触碰书的页面,而眼睛却是紧闭着,想要去感受里面的轻微能量波动。

很快,一段信息内容直接传递到刘禹涛的脑海之中去。

“成功了!”刘禹涛心中一喜,猛然间睁开了眼睛。

当即间,那股信息流动就消失了。

可是,信息的内容却已经牢牢的记在了刘禹涛的脑海里面,无法用言语来进行准确的表达,但具体的种植的要点和手法,却已经完全掌握在刘禹涛的脑海之中了。的

宛如本能一样。

呼吸,也需要学习吗?

这些知识的灌输,就如同呼吸一样,已经被刘禹涛完全掌握。

“原来如此!”刘禹涛恍然大悟。